靈雅

HQ廚,主推菅原副推赤葦三推黑尾,排少的大家都是天使!cp吃all菅、赤この、クロ赤、兔赤等等等。非常愛三館組♡。超級低產文手。歡迎同好勾搭!永遠愛ハイキュー!!

《HQ!!/クロ赤》還不夠嗎?

*大學設定,赤葦大二黑尾大三

*兩個都考了東京的大學只是相差了一段距離

*就是個超大的腦洞

*交往設定

*不能接受請離開

*以下

「呼……」赤葦放下筆,滿意的審視自己的筆記。

終於把功課寫完了。他搓了搓手,好冷。

抓過擺在桌子旁邊的手套戴上,要是不是因為字會很醜,他才不脫下手套。

明明房間內有開暖氣,他還是覺得溫度只有個位數。

「嗯?你寫完啦?」同房的室友抬起一直盯著手機螢幕的眼睛看向他,旋即愣了一下,「有那麼冷嗎?」

赤葦點點頭,「有開暖氣你都這樣了,那去外面怎麼辦?」

室友沒好氣的問,「就再多穿一點啊。」

「你打算讓自己變成粽子啊!」室友有些哭笑不得,瞥了眼他的書桌,「你還真的乖乖寫功課啊……」

都大學了,功課根本只是派意思的而已,全年級大概只有他一個人會寫。

「嗯。」赤葦拿起手機滑開。「你晚上有要出去嗎?」室友問。

「怎?」有簡訊?他狐疑的點開。

「跟K 大的聯誼要湊人數啦……你沒有女朋友吧我記得?」室友自顧自的說,又突然補上一句。

「……我沒有女朋友。」但有男朋友。「晚上的話我沒空抱歉。」

「這樣啊……其實你沒去也好,妹都被你佔走了。」室友哼了一聲。

「抱歉。」赤葦把手機塞進口袋。「我出去一趟。」

「道什麼歉啦——等等,」室友錯愕的看著他的動作,「你要出去?」

是誰說外面很冷的?現在負二三度喔?

「高中時的前輩找我。」赤葦敷衍的解釋,「晚上可能晚一點回來。」

「……喔?」晚上?晚上大概會變負十度啊晚上!

「再見。」隨便從衣櫃裡抓出頭巾和羽絨外套,赤葦匆匆忙忙的出門了。

「……」室友看著赤葦關上門,再看著他為了滑手機而拿下的手套。

——好啊原來你怕冷什麼的都是假的嗎?

*

「赤葦~你遲到嘍!」黑尾心情愉悅的站在站牌前面招手。

「是黑尾前輩說的時間太強人所難了。」赤葦沒好氣的說。

「唉呀怎麼這樣說?我急著想見你呀!」黑尾爽朗的說,扯下手套給赤葦,「你啊,不冷嗎?」

「我——」赤葦現在才發現,他的手套放在宿舍裡沒帶。「早知道就幫你多帶一雙了,誰知道你這麼細心的人也會忘記戴手套。」

「前輩還是留著吧。」自己都冷得要死了還逞強,圍巾羽絨外套毛衣包那麼緊白痴才相信他不冷。

「不行,你可是二傳!手等於生命的凍傷怎麼辦?」黑尾抓過赤葦的手硬是幫他戴上手套。「如果真的受傷了我怎麼跟那隻貓頭鷹交代!」

赤葦很想說我手可以插口袋但大概可以想像對方堅決否定外加問如果跌倒怎麼辦的神情只好作罷。「這種溫度還不到會凍傷的程度。還有木兔前輩跟我不同大學,我們頂多一個月見兩三次面。」

「反正給你戴。」黑尾滿意的看著已經戴上防風手套的赤葦。

赤葦沉吟了幾秒,扯下左手的手套交給黑尾,「前輩戴著左手吧。」

「欸?」黑尾愣愣的看著赤葦不由分說的把自己的手塞進手套裡。「赤葦?」

「好了。」赤葦對黑尾伸出自己空著的左手,「一人一半。」

黑尾呆了幾秒,露出燦爛的笑容搭上赤葦的手,「唉呀,今天的赤葦真主動啊!」

「請前輩不要多想。」赤葦垂下頭。「走吧。請問前輩是要去哪?」

「這個嗎……」黑尾頓了一下,「Tokyo Department Store 。」

*

赤葦很認真的看著櫥窗中模特兒手上的手套,盤算著要不要買下好免去兩個大男人在路上手牽手的尷尬。「你不准給我買,買了也不准戴。」

赤葦冷冷的瞪著黑尾,「前輩不覺得兩個身高超過一百八的大男人在路上手牽著手是一幅非常詭異的畫面嗎?」

「我一百九了。」「我也一八四了。還有前輩你那是四捨五入的數字。」

「我沒有很想這樣被同學看到欸。」赤葦認真的說,「一定會被我們系上的傳至少一個月。」

「怎?S 大資優生兼校草的運動男神是gay ?」黑尾大笑了起來,「放心,你同學不會跑來這裡的。」

「就算我學校離這裡很遠也請前輩別這樣說。」

「是啊……赤葦怎麼考那麼遠的學校……害我想見你一次都很難……」黑尾說著,居然把臉埋在掌心哭了起來。

「請前輩別演了。」赤葦冷冷的瞪了黑尾一眼,「前輩如果想約會可以約其它地方,不用跑這麼遠吧?」

「我會平安把赤葦送回宿舍的別擔心。」「重點不是這個。」

「我的資優生要回去念書嗎?這麼認真?」黑尾嘴角噙著笑。

「是啊,只有黑尾前輩才會在段考前四天把人拖出來逛街。」赤葦沒好氣的說,「前輩的現代文都讀完了嗎?」

「呃……」黑尾感覺胸口中了一槍,「那你們什麼時候段考?」

「明天。」赤葦淡淡的回答,疾步走離他們站了超久的服飾櫥櫃。「我想逛六樓的書局,走吧。」

「等等,明天?」黑尾追了上去, 「Tomorrow ?」

「對。」赤葦看了眼黑尾,「我複習得差不多了請前輩放心。」

「赤、赤葦覺得功課比我重要嗎?」黑尾感動到快哭了。

「補。因為如果我不出來找前輩的話前輩一定會殺來宿舍,到時我就真的不用讀了。」

「赤葦想我就直說不用傲嬌~」

「我沒有是前輩把我拉出來的。」

「赤葦果然是傲嬌啊——」「我不是。」

「好吧,」黑尾抓抓頭,「既然赤葦還要考試,我就早點讓你回去好了。」

「謝謝前輩。不過前輩的『早一點』是幾點?」

「二十二?」晚上十點到底哪裡早了?「那前輩原本打算幾點放我回去?」

「原本要你明天請假的。」「……」

「約會來書店看參考書,你還真浪漫啊赤葦。」黑尾看著從書架上抽出一本高級英文的赤葦。

「我原本要在宿舍裡看的。」赤葦抬頭看了黑尾一眼又低下頭繼續跟參考書奮鬥。「讓我看一小時就好。」

「一小時後都六點了!」

「我想繼續保持學年前三前輩一定要這樣阻止我嗎?」

「功、功課比我重要嗎?」

「你要不要問我排球跟你哪一個重要?」

「算了我還是別問這種自取其辱的問題。」

「……排球跟前輩的話、我可能分不出來,但成績跟前輩的話……」赤葦頓了一下,「前輩比較重要。」

「赤葦我就知道你最愛我了——」黑尾一把抱住站在書櫃旁的赤葦,「請前輩住手,這裡是公共場合。」

「我好感動……」「我對黑尾前輩感動的定義還滿不放心的。」

「赤葦好過分!」黑尾放開赤葦,瞥了他手上的參考書一眼,「嘛、赤葦有需要我教的嗎?」

「不用前輩煩心。前輩還是先顧好自己吧。」黑尾前輩就是懶得讀書,成績才會只在中上徘徊,不然以前輩的能力進到上段絕對沒問題的。

「我、我好受傷……」黑尾誇張的叫了一聲,成功換來赤葦的白眼。「全世界救你這個體保生這麼認真啦!」

「前輩過獎了。」赤葦闔上參考書,「走吧。」

「不讀了?」

「趕快陪完前輩我可以趕快回去念書,在這裡跟前輩吵我讀不下去。」

「赤葦——」「前輩你好吵。」

*

「……」赤葦傻眼的看著黑尾把火鍋料青菜之類的東西丟進菜籃,「……這是要我去前輩家吃晚餐的意思嗎?」

「對啊。」黑尾說著又順手拿了一包油菜花,「我住單人房你放心。」

這不是放不放心的問題他還要回家讀書啊!

「好了,結帳吧。」黑尾滿意的看著被自己堆滿的菜籃。「前輩還真有錢吶。」

「剛領到薪水。」黑尾拉著赤葦走向櫃台。「外拍模特兒這麼好賺?」

「赤葦不用老是當家教也可以來拍呀!」

「不了吧。比起拍照我還是比較喜歡讀書。」

「真上進吶赤葦——」

「還請別這麼說。」

「走吧,我家離這裡很近。」黑尾愉快的走出百貨公司,「煮火鍋!」

「難怪沒看見前輩買秋刀魚。」黑尾左手拿得大包小包的,右手牽著赤葦。赤葦的右手倒是什麼都沒有,東西都被黑尾給拿著了。

「秋刀魚我家有。」「……」

路上飄著毛毛雪,赤葦默默用空著的右手替黑尾拉上羽絨外套的帽子,再替自己拉上。

「謝啦!」黑尾露齒而笑,赤葦淡淡的說了聲不會。

經過人來人往的夜市,黑尾突然開口:「赤葦。」

「嗯?」

「你還想吃什麼?」

「——黑尾前輩手上那堆還不夠嗎?」

-FIN-


剛寫完都覺得還好,丟上來之後就會覺得「啊,這是什麼不堪回首的黑歷史」。(ㄍ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