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雅

HQ廚,主推菅原副推赤葦三推黑尾,排少的大家都是天使!cp吃all菅、赤この、クロ赤、兔赤等等等。非常愛三館組♡。超級低產文手。歡迎同好勾搭!永遠愛ハイキュー!!

《HQ!!/三館組》懲罰遊戲

*沒有任何配對

*惡搞有私心超嚴重崩壞有

*不能接受請自行離開

*以下


「所以,前輩們找我來有什麼事嗎?」月島螢沒好氣的撐著下巴瞪著眼前三位來自東京的前輩。

宮城離東京很——遠!把他call 來最好是有什麼十萬火急的事!

坐在月島右邊的赤葦京治表示這不干我的事,月島立刻正首看向前方那兩位。

正對面的木兔光太郎指向他右邊,他右邊的黑尾鐵朗站起身說了句我去點餐就準備開溜但被拉了回來。

「所以,黑尾前輩找我來有什麼事嗎?」月島盡量維持著好臉色,問同樣也一定是被逼來的赤葦。

赤葦嘆口氣:「黑尾前輩提議玩懲罰遊戲,但音駒沒人要理他。他改邀木兔前輩後我被拉過來,他又說了句『不能忘記曾經在第三體育館跟我們共患難的月月』,就變成這樣了。」

月島深呼吸,再深呼吸,早知道是這種鳥事他死都不會來!

雖然本來就知道一定沒好事——按照黑尾前輩跟木兔前輩的個性——但沒想到是這種鳥事。

月島在心理默默下了決定,車票錢就交給兩位前輩出吧。「要玩就快點。」他咬牙說。

「不愧是月月真乾脆。」黑尾愉快的從背包中拿出早就準備好的紙筆發下。

赤葦接過紙條稍稍思考了大概0.5秒就下筆,寫完後就起身去點餐;木兔抱著頭大叫想不出要寫什麼,黑尾和月島則露出了同樣的腹黑笑容快速的動筆。

「抱歉,不知道月島愛吃什麼就隨便點了。」黑尾集中了所有人的紙條回收赤葦端了兩個托盤回來,把黑尾的魚排和木兔的燒肉堡放到他們兩人面前。他自己的是蔬菜堡和一碗疑似油菜花的沙拉,月島的則是一般的原味漢堡。他又一人放了一杯可樂。

黑尾把四張折起來的紙條放到桌子正中間,木兔搶先抓了一張,赤葦緩緩伸手拿過離他最近的那張。「月月你先吧。」

黑尾堆著笑臉說,月島扯扯嘴角,隨便拿了一張。

「『找個女生對她說「小姐我喜歡妳很久了」。』……這是木兔前輩寫的吧?」赤葦揚揚手上的紙條。

「欸?!赤葦你怎麼知道?!」木兔一臉驚訝。

「字跡嗎?」黑尾看著赤葦手上的紙條,「木兔的字還滿醜的。」「喂!」

「一部分,不過主要不是這個。」赤葦指指紙條,「這麼單純的題目只有木兔前輩才會出。」

「赤葦好過分!」木兔哇哇叫著。

「確實……」月島跟赤葦要了紙條,「好沒創意的題目。」「欸!」

「真的是夠沒梗了……」赤葦受不了的扶額,天啊他的面子往哪裡擺?

「不過這已經是算是好執行的題目了。」黑尾同情地拍拍赤葦,「去吧!」

「赤葦前輩請加油。」月島面無表情的哀悼赤尾。

赤葦深深嘆口氣站起身。向來號稱泰山崩於前面不改色他臉上首次出現了嫌惡的表情,他的視線繞著速食店轉了一圈,突然露出得救了的表情。「啊。」

「啊!」剛才還在幫赤葦「物色」哪一個妹比較好的木兔突然大叫了出來。

「怎麼了?」和木兔一樣在找妹的黑尾問。

「那是赤葦的同學啊啊啊……!」木兔抱著頭,「可惡啊啊啊!」

「羽崎同學,」赤葦走向裡面的桌子,那兒單獨坐著一個紫色長髮的女孩,「可以幫我一個忙嗎?」

「咦?好哇。」女孩眨眨眼。

「我失算了……」木兔趴在桌上,「啊啊啊啊啊……」

「木兔前輩請節哀。」月島撐著下巴看著赤葦準備「告白」。

「可惜——我很想看赤葦臉紅的樣子。」黑尾一臉惋惜。

赤葦在內心狂飆髒話老實說他也不知道自己告白的時候會是什麼樣子,並在心中暗自下決定將來如果真的結婚了絕對不會邀請他們三個來。「我跟我朋友玩懲罰遊戲輸了,」他指指木兔等人,「借我——告白一下。」

「我喜歡妳很久了。」赤葦用最快的速度最小的音量說完那該死的七個字,「謝謝。」

「不會!」羽崎笑得燦爛。

「真的太可惜了……」黑尾看著回到位置上的赤葦。

「我覺得很慶幸。」赤葦冷冷地說,「下一個就木兔前輩吧。」

「咦?!」木兔剛才喜悅的表情僵在臉上,手裡緊握著紙條。

黑尾一把搶過木兔的紙條,「——喔!原來是我寫的啊!」

『去櫃檯點一份海鮮鍋套餐。』

「噗、哈哈哈哈哈!」月島毫不掩飾地笑了起來。

赤葦還是一樣的面癱臉,不過他的肩膀在動;黑尾鑲著不懷好意的笑容看著木兔,「快,要用我們聽得道的音量說喔!」

「黑尾你——」木兔泫然欲泣的悲嘆自己的超爛籤運,「好啊我跟你的指令拚了!」

月島默默地拿出手機準備錄影,木兔用力地站起身走向某個空櫃台。

「請問要點什麼呢?」站在櫃檯前的服務員是個綁馬尾的女孩,木兔突然覺得自己的台詞超級的難以啟齒、比赤葦的那七個字還難。

「我要一份海鮮鍋套餐!」在座位上的三人真心覺得不愧是木兔這麼羞恥的台詞居然有臉說出口,換成是自己一定做不到。月島正抖著手錄影。

「、啊?」服務員愣了一下,「不好意思,請問您說什麼……?」

「我要一份海、鮮、鍋、套、餐!」黑尾毫無形象的笑起來。

「呃、那個,」服務員又呆了兩秒,心裡想著你是來找查的嗎然後問候對方祖宗十八代,臉上掛著違和感超大的營業用燦爛笑容,「……不好意思,我們沒有在賣海鮮鍋套餐喔。」

「速食店居然沒有在賣海鮮鍋套餐,搞什麼東西!」赤葦看著那個用力拍桌外加掉頭就走的動作,終於失聲而笑。

「你,去坐隔壁。」黑尾毫不留情地對剛回座位的木兔說:「別讓別人以為我們認識一個神經病。」「黑尾!」

「既然這張是黑尾前輩寫的,下一個就前輩吧。」月島提議。

「喔?所以我的是月月寫的嗎?」黑尾鐵著一張臉,把紙條往桌上壓。

『把一個小女孩抱起來對她說「喔!我親愛的女兒,妳長這麼大了,爸爸好想妳!」』

「月月你太有才了!」木兔拍著月島的肩膀,「這根本是最惡劣的題目了哇哈哈哈!」

「不,我覺得……」我覺得我的題目最惡劣。月島默想。

「我覺得木兔前輩頂多被當成神經病,黑尾前輩應該會被當成變態然後提出起訴吧。」赤葦誠懇的說。「喂!」

「速食店的小朋友很多,不怕找不到的放心。」月島很沒良心的說。

「喂喂,萬一我被告怎麼辦?」黑尾沒好氣地問,「我還年輕前途無限光明,可不想有前科啊!」

「誘拐的罪名不重。」「我沒有被安慰到!」

「快點好不好?」月島一臉不耐煩。

「月月你好狠……」黑尾一臉哀怨,「我才十七歲怎麼會有小孩……」

「以黑尾前輩的個性,就算十五歲就奉子成婚我也不會意外。」赤葦冷聲說。「赤葦你怎麼這樣虧我平常對你那麼好!」

「請前輩快一點吧。」月島笑著說。

黑尾一連咒罵了好幾聲後心不甘情不願地站起身來,走到他們後方的桌子抱起座位上那個大概只有兩歲的小羅莉:「喔!我親愛的女兒,妳長這麼大了,爸爸好想妳!」

木兔拍桌大笑,月島抽著嘴角笑,赤葦掩嘴竊笑著。執行完指令的黑尾立刻把小羅莉給放回座位準備逃之夭夭——「喂!」

黑尾嘆口氣,一個大約十五六歲的少女正瞪著他,「碰我妹妹幹什麼?」

幹這裡是速食店人他媽的多欸!月月一定要他在這種地方引起騷動嗎!黑尾連忙祭出萬人迷笑容對那名少女解釋:「真的非常不好意思,我剛剛跟我朋友玩遊戲輸了,不是故意要抱妳妹妹的,真的很抱歉。」

少女愣了一下,下一秒不意外的泛出花癡笑容:「哎呀早說嘛!沒有關係的!」

「……」三個人停止大笑,眼神很死的看著黑尾回座位。

「誘拐未成年少女。」月島冷冷地說。

「月月是指哪一個?」幸好那句超羞恥的台詞只有他們四個還有那個小羅莉聽到,希望她等等別跑過來認爸爸。

「黑尾前輩大小通吃。」赤葦的言下之意就是兩個。

「那麼小的女生黑尾前輩居然也下得了手,真的是太殘忍了。」月島用看變態殺人犯的眼神打量黑尾。

「你們——你們好過分!」黑尾欲哭無淚。

木兔無情的嘲笑被兩位後輩攻擊的黑尾,「哈哈哈——哇哈哈哈!」

「木兔你吵死了!」黑尾惡狠狠地大吼,「月月,換你了!」

月島的臉色凜的一僵,緩緩掏出紙條,「赤葦前輩,你太狠了。」

『買所有人的單。』

「赤——葦!」木兔誇張地叫了起來,「你太太太聰明了!」

「這、這真的有夠……」黑尾快岔氣了,「赤葦你不怕抽到自己的嗎!」

「其實我本來是希望黑尾前輩或木兔前輩抽到,畢竟我跟月島都是無辜的。」赤葦一臉抱歉地看著月島。

「赤葦用他引以為傲的零點五秒思考想出了這個殘酷的題目——」木兔活像在幫赤葦打廣告似的拉高音調。「我沒有引以為傲,木兔前輩。」

「總之,月月你就付帳吧!」黑尾愉快地說,「錢給赤葦吧。」

「……多少?」月島咬牙問。

「一千七百二十日圓。」赤葦對月島伸出手,「一千七百就好。」

「沒關係。」月島交了一張紙鈔五個硬幣到赤葦手上。「對了,木兔前輩。」

木兔抬頭,「——還有黑尾前輩,我來東京的計程車錢,麻煩了。」

「欸——」

「請給人家吧,畢竟是被前輩騙來的,就給他吧。」赤葦面無表情的落井下石。

「一人給我一千五吧。」月島很沒良心的說。

「——最好這麼貴啦!」「月月你這個混帳!」

赤葦看著吵成一團的三人,嘆了口氣:「唉……」

-FIN-



總之就是腦洞大開,完全不知道在打什麼(癱

嗯我真低產(不是

《HQ!!/クロ赤》還不夠嗎?

*大學設定,赤葦大二黑尾大三

*兩個都考了東京的大學只是相差了一段距離

*就是個超大的腦洞

*交往設定

*不能接受請離開

*以下

「呼……」赤葦放下筆,滿意的審視自己的筆記。

終於把功課寫完了。他搓了搓手,好冷。

抓過擺在桌子旁邊的手套戴上,要是不是因為字會很醜,他才不脫下手套。

明明房間內有開暖氣,他還是覺得溫度只有個位數。

「嗯?你寫完啦?」同房的室友抬起一直盯著手機螢幕的眼睛看向他,旋即愣了一下,「有那麼冷嗎?」

赤葦點點頭,「有開暖氣你都這樣了,那去外面怎麼辦?」

室友沒好氣的問,「就再多穿一點啊。」

「你打算讓自己變成粽子啊!」室友有些哭笑不得,瞥了眼他的書桌,「你還真的乖乖寫功課啊……」

都大學了,功課根本只是派意思的而已,全年級大概只有他一個人會寫。

「嗯。」赤葦拿起手機滑開。「你晚上有要出去嗎?」室友問。

「怎?」有簡訊?他狐疑的點開。

「跟K 大的聯誼要湊人數啦……你沒有女朋友吧我記得?」室友自顧自的說,又突然補上一句。

「……我沒有女朋友。」但有男朋友。「晚上的話我沒空抱歉。」

「這樣啊……其實你沒去也好,妹都被你佔走了。」室友哼了一聲。

「抱歉。」赤葦把手機塞進口袋。「我出去一趟。」

「道什麼歉啦——等等,」室友錯愕的看著他的動作,「你要出去?」

是誰說外面很冷的?現在負二三度喔?

「高中時的前輩找我。」赤葦敷衍的解釋,「晚上可能晚一點回來。」

「……喔?」晚上?晚上大概會變負十度啊晚上!

「再見。」隨便從衣櫃裡抓出頭巾和羽絨外套,赤葦匆匆忙忙的出門了。

「……」室友看著赤葦關上門,再看著他為了滑手機而拿下的手套。

——好啊原來你怕冷什麼的都是假的嗎?

*

「赤葦~你遲到嘍!」黑尾心情愉悅的站在站牌前面招手。

「是黑尾前輩說的時間太強人所難了。」赤葦沒好氣的說。

「唉呀怎麼這樣說?我急著想見你呀!」黑尾爽朗的說,扯下手套給赤葦,「你啊,不冷嗎?」

「我——」赤葦現在才發現,他的手套放在宿舍裡沒帶。「早知道就幫你多帶一雙了,誰知道你這麼細心的人也會忘記戴手套。」

「前輩還是留著吧。」自己都冷得要死了還逞強,圍巾羽絨外套毛衣包那麼緊白痴才相信他不冷。

「不行,你可是二傳!手等於生命的凍傷怎麼辦?」黑尾抓過赤葦的手硬是幫他戴上手套。「如果真的受傷了我怎麼跟那隻貓頭鷹交代!」

赤葦很想說我手可以插口袋但大概可以想像對方堅決否定外加問如果跌倒怎麼辦的神情只好作罷。「這種溫度還不到會凍傷的程度。還有木兔前輩跟我不同大學,我們頂多一個月見兩三次面。」

「反正給你戴。」黑尾滿意的看著已經戴上防風手套的赤葦。

赤葦沉吟了幾秒,扯下左手的手套交給黑尾,「前輩戴著左手吧。」

「欸?」黑尾愣愣的看著赤葦不由分說的把自己的手塞進手套裡。「赤葦?」

「好了。」赤葦對黑尾伸出自己空著的左手,「一人一半。」

黑尾呆了幾秒,露出燦爛的笑容搭上赤葦的手,「唉呀,今天的赤葦真主動啊!」

「請前輩不要多想。」赤葦垂下頭。「走吧。請問前輩是要去哪?」

「這個嗎……」黑尾頓了一下,「Tokyo Department Store 。」

*

赤葦很認真的看著櫥窗中模特兒手上的手套,盤算著要不要買下好免去兩個大男人在路上手牽手的尷尬。「你不准給我買,買了也不准戴。」

赤葦冷冷的瞪著黑尾,「前輩不覺得兩個身高超過一百八的大男人在路上手牽著手是一幅非常詭異的畫面嗎?」

「我一百九了。」「我也一八四了。還有前輩你那是四捨五入的數字。」

「我沒有很想這樣被同學看到欸。」赤葦認真的說,「一定會被我們系上的傳至少一個月。」

「怎?S 大資優生兼校草的運動男神是gay ?」黑尾大笑了起來,「放心,你同學不會跑來這裡的。」

「就算我學校離這裡很遠也請前輩別這樣說。」

「是啊……赤葦怎麼考那麼遠的學校……害我想見你一次都很難……」黑尾說著,居然把臉埋在掌心哭了起來。

「請前輩別演了。」赤葦冷冷的瞪了黑尾一眼,「前輩如果想約會可以約其它地方,不用跑這麼遠吧?」

「我會平安把赤葦送回宿舍的別擔心。」「重點不是這個。」

「我的資優生要回去念書嗎?這麼認真?」黑尾嘴角噙著笑。

「是啊,只有黑尾前輩才會在段考前四天把人拖出來逛街。」赤葦沒好氣的說,「前輩的現代文都讀完了嗎?」

「呃……」黑尾感覺胸口中了一槍,「那你們什麼時候段考?」

「明天。」赤葦淡淡的回答,疾步走離他們站了超久的服飾櫥櫃。「我想逛六樓的書局,走吧。」

「等等,明天?」黑尾追了上去, 「Tomorrow ?」

「對。」赤葦看了眼黑尾,「我複習得差不多了請前輩放心。」

「赤、赤葦覺得功課比我重要嗎?」黑尾感動到快哭了。

「補。因為如果我不出來找前輩的話前輩一定會殺來宿舍,到時我就真的不用讀了。」

「赤葦想我就直說不用傲嬌~」

「我沒有是前輩把我拉出來的。」

「赤葦果然是傲嬌啊——」「我不是。」

「好吧,」黑尾抓抓頭,「既然赤葦還要考試,我就早點讓你回去好了。」

「謝謝前輩。不過前輩的『早一點』是幾點?」

「二十二?」晚上十點到底哪裡早了?「那前輩原本打算幾點放我回去?」

「原本要你明天請假的。」「……」

「約會來書店看參考書,你還真浪漫啊赤葦。」黑尾看著從書架上抽出一本高級英文的赤葦。

「我原本要在宿舍裡看的。」赤葦抬頭看了黑尾一眼又低下頭繼續跟參考書奮鬥。「讓我看一小時就好。」

「一小時後都六點了!」

「我想繼續保持學年前三前輩一定要這樣阻止我嗎?」

「功、功課比我重要嗎?」

「你要不要問我排球跟你哪一個重要?」

「算了我還是別問這種自取其辱的問題。」

「……排球跟前輩的話、我可能分不出來,但成績跟前輩的話……」赤葦頓了一下,「前輩比較重要。」

「赤葦我就知道你最愛我了——」黑尾一把抱住站在書櫃旁的赤葦,「請前輩住手,這裡是公共場合。」

「我好感動……」「我對黑尾前輩感動的定義還滿不放心的。」

「赤葦好過分!」黑尾放開赤葦,瞥了他手上的參考書一眼,「嘛、赤葦有需要我教的嗎?」

「不用前輩煩心。前輩還是先顧好自己吧。」黑尾前輩就是懶得讀書,成績才會只在中上徘徊,不然以前輩的能力進到上段絕對沒問題的。

「我、我好受傷……」黑尾誇張的叫了一聲,成功換來赤葦的白眼。「全世界救你這個體保生這麼認真啦!」

「前輩過獎了。」赤葦闔上參考書,「走吧。」

「不讀了?」

「趕快陪完前輩我可以趕快回去念書,在這裡跟前輩吵我讀不下去。」

「赤葦——」「前輩你好吵。」

*

「……」赤葦傻眼的看著黑尾把火鍋料青菜之類的東西丟進菜籃,「……這是要我去前輩家吃晚餐的意思嗎?」

「對啊。」黑尾說著又順手拿了一包油菜花,「我住單人房你放心。」

這不是放不放心的問題他還要回家讀書啊!

「好了,結帳吧。」黑尾滿意的看著被自己堆滿的菜籃。「前輩還真有錢吶。」

「剛領到薪水。」黑尾拉著赤葦走向櫃台。「外拍模特兒這麼好賺?」

「赤葦不用老是當家教也可以來拍呀!」

「不了吧。比起拍照我還是比較喜歡讀書。」

「真上進吶赤葦——」

「還請別這麼說。」

「走吧,我家離這裡很近。」黑尾愉快的走出百貨公司,「煮火鍋!」

「難怪沒看見前輩買秋刀魚。」黑尾左手拿得大包小包的,右手牽著赤葦。赤葦的右手倒是什麼都沒有,東西都被黑尾給拿著了。

「秋刀魚我家有。」「……」

路上飄著毛毛雪,赤葦默默用空著的右手替黑尾拉上羽絨外套的帽子,再替自己拉上。

「謝啦!」黑尾露齒而笑,赤葦淡淡的說了聲不會。

經過人來人往的夜市,黑尾突然開口:「赤葦。」

「嗯?」

「你還想吃什麼?」

「——黑尾前輩手上那堆還不夠嗎?」

-FIN-


剛寫完都覺得還好,丟上來之後就會覺得「啊,這是什麼不堪回首的黑歷史」。(ㄍ

《HQ!!/赤この》Night market

*交往設定

*赤葦京治X木葉秋紀

*時間點什麼的都是浮雲(遭揍

*雷者請自行迴避

*以下

「吶吶赤葦,」木葉秋紀拉拉身旁人兒的衣角,「我想玩那個。」

赤葦京治沒好氣地瞪向前輩兼戀人的木葉。「你是小孩子嗎?」

兩人現在位於人潮擁擠的夜市。木葉指的是撈金魚的攤位。「別虐待金魚好不好?」

「是是是……」木葉拗不過赤葦只好放棄。「那那個?」

「你要吃?」赤葦斜眼。木葉指著一攤龍田式炸物的攤位車,「夠矮了還要吃炸的。」

「喂!」木葉不悅的打了赤葦一下,「你長得高了不起啊!」

是,身為高三生已經不太可能再長高的木葉只有178公分,但才高二的赤葦早破了180大關。四公分的身高差其實沒什麼,但木葉非常非常介意。

「我去排隊?」見赤葦沒什麼反應,木葉試探性的問。

赤葦輕輕點頭,木葉高興地耶了一聲隨即衝往攤位。

他嘆口氣。木葉前輩和木兔前輩一樣,老是橫衝直撞的。

同為削骨的成員,赤葦的名氣比木葉大上許多。其實兩人的球技差不了多少,但光外表這點就讓赤葦的粉絲數暴增,再加上成績好人緣好品行好,赤葦除了半面攤以外根本沒有缺點。

──也因此!走在路上老是被認出來的他都乖乖戴口罩,能不跟別人說話就盡量保持沉默。像去排隊買東西,也是木葉出面。

「來!」才想著,木葉就出現在赤葦面前,笑吟吟的將手上的其中一個紙袋遞到赤葦面前。

赤葦伸出沒拿飲料的那隻手接過紙袋,「謝謝。」

瞧木葉吃得一臉滿足,赤葦忍不住輕輕笑了出來。「笑什麼?」

木葉三兩下就把紙袋掃空,將垃圾丟到一旁垃圾桶去,沒好氣地瞪著赤葦。

「沒事。」赤葦輕聲到。將自己的紙袋遞給木葉。「拿去吧,我不吃。」

「確定?這裡沒有賣油菜花半芥末喔?」木葉嘴上這麼說,還是開心地接過紙袋。「謝謝最愛你了。」

赤葦被口罩遮住的臉微微泛紅。「嗯。」

「欸赤葦,那邊……」木葉像個小孩子似的拉著赤葦到處看。赤葦輕哂,木葉前輩還挺可愛的。

「赤葦,」赤葦回神,木葉滿臉笑容地指著前方的射氣球攤位,「看。」

赤葦順著木葉手指的方向看過去,差點讓手上的飲料掉下來;攤位的後方放了一些獎品娃娃,而讓赤葦感到驚恐的是其中有兩個等身抱枕,上面印的是自己和木葉的圖樣。

「要玩嗎?一次──」攤主是一個年輕的女孩,看到兩人時驚喜的摀住嘴,「木葉選手?!」

赤葦想默默地逃離現場,但攤位上的一對情侶秒認出他:「赤葦選手!?」

「……」為什麼他遮城這樣了還認得出來?赤葦看著那對情侶,女方簡直是精英部隊出身,丟幾次破幾顆氣球,手上已經抱著一個木兔光太郎的枕頭。

「我們正在挑戰你的!」女方雙眼發光,「可以要簽名嗎?」

「等等等等等……」木葉示意對方安靜。「先去旁邊再說。」

「我想走了。」赤葦有些嫌惡的皺眉,「木葉前輩……」

他無言地看著已經和情侶及攤主混熟的木葉嘆氣。果然是小孩子。「前、輩!」

木葉這才轉過頭來,「啊、赤葦,來簽名啊。」

「一定要嗎?」赤葦沒好氣地問。他知道他很討厭這種事。

「拜託?」木葉無辜地眨眼。他知道他很討厭這個動作。

赤葦扯扯嘴角接過筆記本,木葉才換回原來的表情。

「兩位還要玩嗎?」攤主問那對情侶。

女方喜孜孜地拿回筆記本,將最後兩隻背標準卻無誤的射進氣球。

太神了。赤葦暗想。「我要赤葦的抱枕!」

攤主將抱枕從後方的繩子上拆下來遞給她。赤葦真的非常想知道是哪一家廠商這麼無聊做這種抱枕,重點是不但貴得要命還一堆人要買?

「欸欸赤葦,我們也來玩好不好?」木葉問。

「你自己去。」赤葦冷冷地說。

「京治……」木葉可憐兮兮的哀求,果然赤葦再度妥協。

「全中才有獎品厚?」木葉向攤主確認。

「是的!」攤主愉快的回應。赤葦這才看見她胸前的名牌,『明日香』。

「啊!」情侶那兒傳來惋惜的叫聲,他們打偏了最後一顆氣球。「原本想把木葉的也帶回家的說……」

「你是想要哪一個?」赤葦看了攤位上的獎品一眼。除了三麗鷗的Hello Kitty 、雙星仙子、布丁狗、蛋黃哥什麼的布偶以外他還看到音駒的夜久衛輔和灰羽利耶夫、烏野的山口忠、西谷夕和澤村大地,以及生川的經理宮之下英理,想必沒看到的都是被拿走了。

「我的啊!」

赤葦對木葉的回答毫不掩飾地翻了個大白眼。「隨便你。」

「好──一定要拿到!」木葉躍躍欲試地拿著十支飛鏢。「嗯,加油。」赤葦敷衍地說。

木葉雙指夾著飛鏢,手由上而下帥氣的甩了出去;飛鏢離手,以赤葦咋舌的速度刺破了最右上角的藍色氣球。

「原來你有練過。」赤葦面無表情地拍拍手,但掩不住內心的驚訝。「全中喔。」

「我會的。」木葉信心滿滿的說,隨即丟第二支飛鏢刺破左上角的氣球。

「木葉選手是想要哪一個呀?」明日香目送失望的情侶離開後轉身問。

「他自己的。」在赤葦回答的空檔,木葉又射破了第三四五顆氣球。「抱枕是我的了!」

「很難講。還有你拿那那個要幹嘛?」赤葦沒好氣地問。抱著自己睡覺很好玩嗎?

木葉沒有回答赤葦,只顧著瞄準。轉眼間只剩下最後一顆紅色氣球。

赤葦屏氣凝神的的看著木葉手中的最後一支飛鏢劃破空氣直抵氣球──碰!

「Nice!」木葉高興地握拳歡呼,「赤葦赤葦看到了沒!」

「看到了。你拿枕頭要幹嘛?」赤葦看著明日香拆下木葉的枕頭走過來。

「給你啊!」木葉笑得燦爛,「這樣你就能抱著我睡覺了。」

赤葦愣了兩秒,嘴角輕輕挑起一抹笑,「是嗎?」

他將拿著枕頭的木葉攬入懷中,「可是比起枕頭,我更喜歡抱著你。」

-FIN-